琼ICP备2008-808号


招商QQ:3270561200
  • 我国网络版权产业保护现状调查

    拿什么保护这个万亿元产业

    ——我国网络版权产业保护现状调查

    本报记者 姜天骄

    近期发布的《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发展报告(2020)》显示,2020年,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市场规模首次突破1万亿元人民币。版权作为知识产权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文化产业发展最重要的基础资源,版权产业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撑。面对庞大市场,该拿什么保护网络版权产业的健康发展?经济日报记者近日采访了多家网络平台、权利人以及法律专家后发现,随着互联网技术快速发展,版权保护的形势不断变化,在某些局部规则上,相关法律仍有完善空间,互联网时代的版权保护值得更多期待。

    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以短视频、网络直播为代表的新业态、新传播逆势爆发,相关创新技术和应用不断涌现,网络版权保护事业在迎来新机遇的同时,也对合理、合法、合规的治理提出了更高要求。新修订的著作权法,以一系列新举措回应了互联网时代版权保护的新需求,展现了我国对知识产权成果保护的文化自信。

    然而,随着互联网技术快速发展,网络版权产业仍有新问题不断显现——哪些手段可以助力互联网时代的版权保护?近日,经济日报记者采访了多家网络平台、权利人以及法律专家,寻求互联网时代版权保护的更多答案。

    谁动了我的作品

    在北京某互联网公司从事艺术设计工作的葛冰是网络文学爱好者,最近在读很火的网络小说《星球建造师》。“最初,我只是在搜索引擎上随便搜索一下,可连着翻了前三页,全是这部小说的盗版链接。这些盗版网站不仅排版粗糙,还充斥着一些低俗小广告,严重影响了阅读体验。”葛冰告诉记者。

    “小说一发表,3秒就被盗。”阅文集团作家吱吱对自己的作品被盗版深恶痛绝,“他们可实现脚本自动监控采集,一经发布,盗版网站几分钟时间就能更新。读者看了盗版网站上的脚本,怎么会到我这里付费阅读?”

    与作品被盗版相比,最让作者深感懊恼的是自身声誉受到影响。阅文集团的一位作家告诉记者,“一些盗版网站上充斥着很多不健康内容,严重影响了网络文学的声誉。由于盗版网站管理不规范,读者还经常会受到弹窗小广告的影响,破坏了阅读连贯性。久而久之,读者会把网络文学与低俗画上等号,严重破坏了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影视内容同样是被侵权重灾区。《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显示,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在对4894件影视综动漫类作品的监测中,共发现短视频疑似侵权链接1406.82万条。

    记者尝试在某视频网站上搜索此前热播的电视剧《觉醒年代》,首先跳出的内容居然是一系列用剧中素材重新剪辑而成的影视解说视频。如今,用“短视频碎片化追剧”的方式正在年轻人中流行,在一些平台上,“剪辑”“影视解说”类账号比比皆是。蹭着热播影视剧的热度,这些视频网站赚足了流量,形成了强大吸粉能力。据了解,过去影视市场运营不规范,个别影视剧存在借助营销账号进行剪辑以谋取热度的情况。但随着市场不断规范,“良心剧”越来越多,所谓“共赢”的态势也被相应打破。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理事熊文聪告诉记者,目前,影视类短视频作品侵犯版权的形式主要包括:将原本的影视作品稍加剪辑、简单拼接的“搬运”,以及将影视作品进行“二次创作”的“剪辑、切条”行为。“短视频碎片化追剧”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例子。“影视剧解说类短视频虽然篇幅较短,但基本覆盖了一部影视剧的主要内容、情节脉络、人物关系及精彩桥段,足以构成原影视剧的一种衍生品,可以通过广告、带货等流量变现方式获取商业收益——而这完全是影视剧著作权人可能会开发的区分性市场。”熊文聪表示。

    此外,随着部分平台对短视频创作者的补贴力度不断加大,专靠搬运、复制赚取补贴的产业链随之滋生,并衍生出剪辑收徒、插播广告、带货等生意,利益链条盘根错节。对于内容产业来说,如果侵权内容截获了原生内容的用户流量与传播热度,降低了内容变现空间,导致上游平台高成本、高投入的原生内容转化力被迫降低,最终将破坏整个产业生态链条。从这个角度来说,维护版权就是维护内容产业良好的生态环境,对于整个行业健康发展至关重要。

    取证难 成本高

    哪里有侵权,哪里就应该有维权。但是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现实中大多数权利人并不会积极维权,而是选择沉默。这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