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ICP备2008-808号


招商QQ:3270561200
  • 划清马克思主义历史观与历史虚无主义的界限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不断加强意识形态工作力度,坚决遏制各种错误思潮蔓延,意识形态主旋律更加响亮,文化自信得到彰显。同时,我们要看到,意识形态领域形势依然复杂、挑战依然严峻,一些错误思潮特别是历史虚无主义仍然伺机冒头,妄图挑战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攻击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我国坚持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历史必然性,竭力争夺意识形态话语权,以期实现其政治诉求。对此,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地捍卫唯物史观,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唯心史观,划清两种历史观的界限。

    一、划清维护历史的客观性和虚化客观历史的界限,坚持实事求是的根本原则和根本方法

    尊重历史事实,实事求是,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共产主义不是教义,而是运动。它不是从原则出发,而是从事实出发。”一般用语中的历史事实分为两种:一种是世界上每天发生和客观存在意义上的历史事实或历史事件,一种是以文字形式记载下来的,或者留在人们脑海里各种形式的记忆,或者拍成照片或录像的图像、视频文献资料的历史事实。在唯物史观看来,历史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具有内在规律性,并且可以被人们揭示、认识和发现,是主观和客观的统一。我们说主观和客观的统一,并不是随心所欲地来编排历史、篡改和颠覆历史。习近平同志强调:“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历史和事实。”历史唯物主义以历史事实的客观性为前提。历史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但由于受到历史著述者主观倾向性和价值观倾向的影响以及包含有客观历史事实因子的历史资料的制约,被书写的历史事实与客观历史事实之间不可能完全相符。我们必须在客观物质世界的基础上,在历史唯物主义科学方法论指导下,在前人已经取得的成就的前提下,才能越来越逼近客观的历史真理,达到历史的科学性和人的主体性的统一,而不是主观随意地挑选材料来“解构”“裁剪”历史,把历史当成一种“儿戏”。正如列宁所说:“如果从事实的整体上、从它们的联系中去掌握事实,那么,事实不仅是‘顽强的东西’,而且是绝对确凿的证据。如果不是从整体上、不是从联系中去掌握事实,如果事实是零碎的和随意挑出来的,那么它们就只能是一种儿戏,或者连儿戏也不如。”

    否定历史事实的客观性,无限夸大认识主体的精神和意志的作用,是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重要理论基础和现实表现。美国后现代主义史学理论的代表人物海登·怀特在其代表作《元史学》中认为,历史话语主要有三种解释理论,即“(1)情节化解释,(2)论证式解释,(3)意识形态蕴涵式解释”。“情节化解释”是指通过对史学家情节叙事的类型鉴别来赋予故事“意义”,包括浪漫剧、喜剧、悲剧、讽刺剧等四种不同的情节化解释范式。“论证式解释”是指史学家运用推定律原则,赋予一定情节模式组成的历史事件以逻辑化解释,包括形式论、机械论、有机论、情境论等四种论证式解释范式。“意识形态蕴涵式解释”是史学家为“理解现实”而就历史知识的性质问题所持的特定立场,包括无政府主义、保守主义、激进主义和自由主义等四种意识形态蕴涵式解释范式。海登·怀特从后现代思潮“彻底解构传统”的历史学视阈出发,彻底抛弃了理性主义史学的理论、原则和方法。“我在《元史学》中想说明的是,鉴于语言提供了多种多样建构对象并将对象定型成某种想象或概念的方式,史学家便可以在诸种比喻形态中进行选择,用它们将一系列事件情节化以显示其不同的意义。这里面没有任何决定论的因素……近来的‘回归叙事’表明,史学家们承认需要一种更多是文学性而非‘科学性’的写作来对历史现象进行具体的历史学处理。”近年来,这种源于后现代主义思潮的“历史著述理论”,以历史著述的主体性和价值观倾向为借口,否定历史事实的客观性和价值,把历史事实视为持有一定偏见和信念等主体性因素的历史学家的语言描述意义上的存在,无视历史学的科学性,进而得出一切历史都是人“著述”的历史的荒谬结论,坠入了极端的所谓“解构”深渊。这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必将为以价值重估为由大肆歪曲、否定客观历史事实,大做翻案文章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打开方便之门。

    历史虚无主义违背实事求是原则,脱离历史必然性和客观现实条件的制约,以西方文化价值观为圭臬,随意假设历史。以假设证明假设,虚化中国近现代史、党史、新中国史,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以达到否定党在现实政治生活中的执政地位、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诉求的目的。例如,历史虚无主义假设没有“鸦片战争”“义和团运动”“辛亥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等,将其“假设历史”作为真实发生的历史,认为那样中国就会走上一条现代化辉煌之路。有人为帝国主义侵略唱赞歌,认为“西方的大炮也是一身而兼二任,它既是在野蛮地侵略中国,又是在强迫中国这个老大帝国走出封闭,走出中世纪,走向近代化”。历史虚无主义在虚无否定革命历史的同时,进而否定革命是历史发展的火车头这一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在《告别革命——回望二十世纪中国》这本书中,凡近代中国一切追求变革进步的努力和活动统统被视为“激进”而加以否定,凡一切维护腐朽没落的封建专制统治的努力和活动则被称为“稳健”而加以肯定,反对所谓“激进主义”,颂扬改良,认为正是“激进主义”阻断了中国现代化进程,否定革命是现代化最重要、最强大的推动力量,并以“重新研究和评价”的名义,认为“戊戌变法可能成功,辛亥革命一定失败”。因此,他们宣称“要改良不要革命”。事实上,历史事实作为一种客观的发展进程,具有不可重复性、一维性、不可假设性。特别是对于关系一个国家和民族发展全局、发展方向和发展道路的历史事实,以及从历史事实抽象出来并为历史实践检验的基本理论前提,都不能假设。为了达到其政治目的,历史虚无主义者随意涂抹历史,无视历史发展的具体事实,忽视历史事实发生的具体条件,脱离历史事实发展进程中各种因素的普遍联系,缺乏对历史史料全面客观具体的分析,以主观臆断任意裁剪编排历史,以历史发展的个别现象取代历史发展进程中的普遍规律,将所谓的“新评价”“新思考”“新定位”等“假设历史”取代历史的真实发生,用主观“选择”的所谓历史事实推演真实发展的历史过程,假设、臆测根本没有任何历史依据的所谓中国近现代历史发展规律和道路,虚化100多年的中国近现代史。事实证明,历史虚无主义根本违背了尊重历史事实、实事求是的历史研究的根本原则和方法,将历史的客观可知性变成游戏符号,让历史游离于事实和虚构之间,其实质就是用唯心史观来看待历史。